因為你已經在那裡了。
兩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,談人可以開玩笑、可以黑色嘲弄,甚至可以尖銳、可以刻薄,但必須有一條難以明確定義的界線,叫做「decent」(有品)。因為這一點反映的、定義的並不是你嘲弄的對象,而是你自己。
學歷史最重要的其實是「脈絡」;知道史事為什麼會發生、發生了之後又如何,才能夠真的「知興替」、才真的能夠「以史為鑑」來看待人世間的事物。
昨天下午為了拍一段影片,往新北市的新莊樹林那個方向去了一趟;因為那邊是近年比較少去的地方,於是在出發前查閱一下地圖。其實我高中畢業之前多數時間都住在新莊,所以對並不算太陌生。
某家客戶送的中秋餅乾禮盒,非常感謝,好吃。不過不出所料的,高高的鐵盒子裡面只有一層餅乾,底下是用紙墊的。
這是我的寫字風格,包括字的寫法、以及寫的內容都是。
如同過去曾經廣泛流行、甚至曾經是「絕症」的許多傳染病,COVID-19或許有一天會滅絕,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發生;在那之前,我們不得不學會如何與它共存。
某家以老人長照為主題的科技新創,推出了圖中這樣的功能菜單;這些都很好、很重要,可以幫很多潛在顧客(特別是國外子女之類的遠距用戶)帶來很多方便,所以我沒有要批評的意思。
菲律賓正在開新的戰鬥機標案,目前是由F-16C/D/V和瑞典的JAS-39 Gripen C/D競爭。兩者都是好飛機,不過如果可以的話,完全不必花軍費當然更好,可惜太難。
我在1991年寫過一篇探討「替代現實」,也就是「在虛擬世界中建構真實生活」可能性的論文;而最近又變成話題的「metaverse」虛擬世界,在我私心看來,似乎就是當年的想法用現在的科技實現,有點老淚縱橫的感覺;然而,心中也有些不安。
如果在家工作某種程度上成為常態,是不是就有可能改變未來的運輸系統、都市規劃、甚至企業組織運作?
「先養狗,再養貓」可能有種種理由,不一定是舊愛新歡的問題;而我身為犬派,現在卻又養貓,也無關乎背叛了狗兒的熱切眼光。總有一天,希望它們都會在我身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