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,談人可以開玩笑、可以黑色嘲弄,甚至可以尖銳、可以刻薄,但必須有一條難以明確定義的界線,叫做「decent」(有品)。因為這一點反映的、定義的並不是你嘲弄的對象,而是你自己。
我很鼓勵朋友在適當的時候用適當的方式爆氣;因為這樣基本上對身體比較好、也比較容易清楚表達立場、或許還可以馬上解決問題。但是,我自己不太做得到。
如果在家工作某種程度上成為常態,是不是就有可能改變未來的運輸系統、都市規劃、甚至企業組織運作?
網友貼出一張翻譯書的頁面圖,上面提到喝威士忌要從「『生』的狀態進行品鑑,於是網友對於這個寫法提出了質疑;而我因為多少喝過一點,所以一看就發現了問題所在。
在網路上看到這張圖。乍看有些道理,或許可以說這是這個行業裡面的生態系、現實上甚至可能是一種「肉食鏈」。
說實在的,今年在東京奧運的奪牌數超過我的預期不少,這一點很了不起。但如果沒有也沒什麼關係,回家洗睡練練下次再來;只要想法對了、方法對了,下次就會進步。
朋友說,最近許多媒體主編都離職改當自由撰稿者。不知道跟疫情是不是有什麼關係?不過無論疫情與否,我是覺得這一行都很難賺。
Google在這幾天的Google I/O大會中,發表了一項新的概念設計,讓使用者在用語音操作智慧型裝置時,不需要先說出「嘿,Google」的關鍵詞,來啟動設備聆聽指令。你會喜歡這個設計嗎?我比較喜歡的是……
學歷史最重要的其實是「脈絡」;知道史事為什麼會發生、發生了之後又如何,才能夠真的「知興替」、才真的能夠「以史為鑑」來看待人世間的事物。
因為你已經在那裡了。
「先養狗,再養貓」可能有種種理由,不一定是舊愛新歡的問題;而我身為犬派,現在卻又養貓,也無關乎背叛了狗兒的熱切眼光。總有一天,希望它們都會在我身邊。
如同過去曾經廣泛流行、甚至曾經是「絕症」的許多傳染病,COVID-19或許有一天會滅絕,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發生;在那之前,我們不得不學會如何與它共存。